Expert tip #105: 但正是这种根深蒂固的虔诚让我感到了难以言状的苦涩,在这样一片土地上,信仰的繁星之下就是愚昧的污泥。---**永远的**1级研究员徐██

Snippets appear at the top of the page.

Enter your text and press OK, then press Ctrl-S or click Save.

Expert tip #105: 但正是这种根深蒂固的虔诚让我感到了难以言状的苦涩,在这样一片土地上,信仰的繁星之下就是愚昧的污泥。—-永远的1级研究员徐██


scp-wiki-cn.wikidot.com/scp-cn-1952-ex
附录1:1级研究员徐██的日记
1962年5月3日
实话说,我从没料到过我会待
在现在这个位置上。从医学院
毕业之后的出路我想过不少,
但我实在没想过我会千里迢迢
来到南印度洋的一个小岛上,
而且还是协助一个自称某某基
金会的团体。我不确定现在中
国为何还会有“基金会”这种组
织……
“支援第三世界国家”这说法真
教人头脑发昏,我向来都是不
爱搭理那一套的。但是诚然,
在目睹了我们的同袍被野蛮与
落后紧紧扼住了脖颈之后,任
何一个有热情、有良心的青年
难道都不应站出来,把生命力
献给这艰难而伟大的事业么?
苏伽瓦蒂的惨像使我良心不
安:疟疾、霍乱、库鲁病1横行
肆虐,营养不良使人们佝偻矮
小。这可怜的小岛和外面的世
界隔绝太久了……
虽然我在这里的本分是医生,
但我——或者说,我们的工作
绝不应止步于此。我们不但善
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
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
5月16日
昨天我们去访问了本地的长老
H███████。直到现在我
还沉浸在这次谈话带给我的震
惊之中……尤其是关于我们工作
的真实性质的揭露。
那件面具倒是只让我惊讶了片
刻。但是,想想吧——这世界
上居然还有其他的、甚至是成
百上千的这样的物品,这岂不
是意味着我们正站在人民的卫
士这一方么?这样想来,即使
我现在为之工作的这个组织顶
着“基金会”的名号,却也能称
之为可以信任的战友了。摆在
我们面前的是一份何等光荣的
事业啊。
然而我们的敌人不仅是那件面
具。早上我们经过当地人的村
庄,正好遇见一个行巫的场
面。巫术的迷信在当地盛行的
程度令人难以置信,像枷锁一
样铐在人们项上……这简直不可
想象:一个巫官拿出像是燧石
刀片似的器具,在疯癫的舞蹈
之后,割下了一个男子的舌
头!据当地人说,这是在祈求
某个灵的保佑。但哪里有什么
灵,不过是假造出来的盲信罢
了……更晚的时候我回住所去,
听见房屋里有女人的叫喊,我
跑过去,是一个女人在生产。
但所谓的“助产”也不过是一个
巫官念了一段经文,然后把骨
针钉进女子的指尖罢了。
我就是在那里遇见S█████
的。她是那个产妇的小女儿,
约莫七八岁的样子。当时我取
了器械回来,推开那跳大神的
神婆,只顾处理那个女子。直
到离开她们的房屋时,我才注
意到她跟在我后面,用当地的
语言说着一些不懂的话,后来
我才知道那是她的道谢。
然而当我回到住处时,我的同
僚却教我今后不要多管土人的
事。我不能理解这种近乎残忍
的态度——我们来到这里的目
的不就是为人们带去安宁吗?
7月2日
这是一种可悲的停滞。……我在
苏伽瓦蒂待了近两个月,期间
除了眼看着人们的苦难以外,
竟然什么也做不到。巫术盛
行,巫官们招摇过市,用他们
的那一套蒙蔽人们的双眼。那
些无异于谋杀的仪式不断上演
着,而我们所做的只有把它们
记录下来,而我们的研究也有
向那个领域偏移的前兆……
我不明白基金会这样做的意
图。如果我们的目的是成为人
们的守卫者,我们的眼光难道
就只能放在那个面具上吗?
甚至连苏伽瓦蒂的人们也渐渐
远离了我。我隐隐地想到,当
我最初取来我的手术刀、止血
带时,这些陌生的产物就已经
让他们在惊奇之外产生疏远感
了。
S█████是我能交流的唯一
的人。自从那次之后,她似乎
对我产生了某种孩童式的好
奇。虽然她总愿意把技术产品
视作某种巫术,比如她不断地
问我是用了怎样的咒语或者护
身符才救了她的母亲,但我想
这是一个……好兆头。说得上纲
上线一些,苏伽瓦蒂中为数不
多的愿意看一看除了巫官描述
给他们的以外的世界的人。
我渐渐学会了当地的语言,偶
尔也会问一问她对于巫术的看
法。她会将一场虐待似的仪式
描述得栩栩如生,然后向我描
述她对那些信徒的敬意;同
样,她也会赞美一家村民是怎
样把他们所有的家畜都供献给
了巫官。在她黑曜石似的眼睛
里,我能看到一种与生俱来
的、纯净的虔诚,纯净得像星
星一样……但正是这种根深蒂固
的虔诚让我感到了难以言状的
苦涩,在这样一片土地上,信
仰的繁星之下就是愚昧的污
泥。我不知道该如何应答。她
轻轻唱起不知名的歌谣,而我
继续迷茫着,在她身上寄托着
我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希望。
10月13日
混帐!野兽!……[无法识别的字
迹]一直以来我居然是在为这样
一群无耻之徒工作?!
之前我问及那件面具时,他们
似乎一直对某些事讳之不及。
直到我亲眼看到他们的暴行……
[无法识别的字迹]
……而他们把这称为“必要的牺
牲”!从理智上我可以理解这一
点,但是,是怎样的伪善者才
会对这一切坐视不管啊!……替
代方式的研究计划在多年前已
经中止。……多么堂皇的借口!
等那些嘴角沾着血迹的人散去
了,我看见S█████站在神
殿前。当我失魂落魄地向她说
了许多时,她平静而带些疑惑
地望着我,告诉我那些惨遭虐
杀的孩子们都是出于自己的自
愿而获选的……
“他们都是自愿的,”我忽然想
起H███████也这么说
过。
那你呢,S█████?我没
有,也没敢这样问下去。
1月7日
现在我坐在这里,以前所未有
的平静写下这篇日记。不仅是
为了完成我的习惯,更是为了
真相。
等我赶过去的时候,
H███████戴着那个面具
站在众人中间。那双眼睛已经
散落在血污里了。
手枪的子弹只是把面具打成了
碎片。我站在惊慌逃窜的人群
中,等待着面具中的邪神降
临。
我们都是它的祭品。
但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有面具
的碎片,一地的尸块,仅此而
已。我把枪抵在
H███████头上,质问他
为何会这样。
真相大白。没有什么邪神。从
来不需要什么献祭仪式。正如
他们平日里所行的巫术一样。
面具只是巫官们的遮羞布而
已。假造一个谎言,这样就能
将文明阻挡在外,在这个小岛
上继续统治他们不见天日的王
国。
仅此而已。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